首页 > 人物

王石:让黄金用在最合适的地方,让我自由飞翔

作者: 来源:刘润公众号
发布时间:2020-04-05
一家中国企业,以“闪电战”的速度欺诈22亿,让世界极度失望; 一家中国企业,以“全拿走”的态度捐赠53亿,让整个世界肃然起敬。

  2020年,真是魔幻的一年。而2020年的4月2日这一天,又是魔幻中的魔幻。
  这一天,瑞幸承认财务造假22亿。
  整个世界惊呆了。
  瑞幸股价盘前大跌80%。美国律师发起集体诉讼。
  中国证监会宣布展开欺诈调查。美国证监会开始大面积调查中概股。赴美上市的创业公司,跌倒在路上。
  而在同一天,就在这同一天,王石宣布,向清华大学捐赠2亿股万科股票,市值约53亿元,成立“公共卫生与健康学院”。
  这可能是中国企业家向大学单笔捐赠的最大一笔财富。
  蒂姆·库克,比尔·盖茨,世界卫生组织纷纷表示祝贺。
  一家中国企业,以“闪电战”的速度欺诈22亿,让世界极度失望;
  一家中国企业,以“全拿走”的态度捐赠53亿,让整个世界肃然起敬。
  哎。真是魔幻。
  今天,不说失望。今天,我们说希望。
  至少,中国也有不被钱绑架的企业家。
  1.王石哪来的53亿?
  这53亿,是万科的,还是王石的?
  吴晓波在《激荡30年》里,把1984年称为中国企业家元年。
  这一年,柳传志创立了联想,张瑞敏创立了海尔,王石创立了万科。
  但是,中国的第一部《公司法》,直到1993年才颁布。
  1984年-1993年之间,公司的治理结构,是让今天很多人费解的。
  比如万科。
  1988年,万科的前身,“深圳市现代企业有限公司”,决定从一家纯国企,改造为股份制的“深圳万科”,国家依然占股60%,另外的40%由企业持有。
  40%归企业,这里说的“企业”是谁呢?是王石吗?是几个核心创业者吗?
  不是。就是企业。
  这当时价值480万的股份,就归一个今天听来,非常费解的虚拟主体:企业。
  这就是“企业股”。
  这种现象,不仅发生在万科身上,还发生在大量那一代的创业者身上。
  后来,随着《公司法》的颁布,很多公司逐渐把“企业股”,具体分配到个人身上,完成了现代化治理结构的改造。
  但是,万科的王石等创始团队,放弃了对这40%“企业股”分配。
  对此,王石自己的解释是:
  一方面,我不愿落入“小富即安”的窠臼。
  企业的发展和壮大需要不断增资扩股,没有资金跟进的管理者,有可能自己就成为企业做大的阻力。
  在现实的财富和做大企业的理想当中,后者在我的心目中分量要更重一些。
  另一方面,公司上市之初在经营上也遇到了一些困难。
  放弃唾手可得的财富。
  王石生生把自己从“创始人”,做成了“职业经理人”,让自己从此无缘出现在任何财富排行榜上。
  因为增资扩股的需要,这40%的股份,不断稀释,但也不断增值。
  到2010年的10月底,这笔“企业股”的价值,已经上升到了9.68亿元人民币左右。
  2011年,王石写了一封题为《给2011一个礼物》的信,希望万科“具体”的员工们同意,把这笔属于“虚拟”企业的钱,捐赠成立一家社会企业。
  这家社会企业的章程里写到:
  任何个人或组织,都不得从企业股资产中索取投资回报。
  企业股资产及其衍生财富,只能最终用于公益方向。
  然后,王石不放心,在章程里又加了一条:
  这一条规定,在日后不允许修改。
  2020年,魔幻的这一年,这笔捐赠,已经价值53亿人民币。
  2.为什么要捐给清华大学?
  这个社会的运转,依赖三个“部门”。
  商业,是这个社会的第一部门,创造财富,提供服务,提高整个社会的总福利。
  所有的美好生活,首先来自于勤劳创造。
  所以我们常说,商业是最大的慈善。
  但是,创造财富和分配财富的过程中,分配机制总有不完全公平的地方。
  先天占据优势的,就会获得更多;出生、身体状况、教育程度,都会导致机会不平等。
  这时,就需要政府,这个第二部门。
  政府扮演了非常重要的“再分配”职能,通过税收、收费、补贴、救济等方式,在商业部门的第一次分配基础上,进行第二次分配,提高整个社会的公平性。
  但是,政府的再分配机制,也有遗漏的地方。
  这时,就需要“慈善”,这个第三部门了。
  社会自发的慈善力量,分散在社会的毛细血管,根据自己的资源、智慧、影响力,对第二次分配的结果,进行第三次分配,查缺补漏,润滑社会的运转。
  我自己,是上海宋庆龄基金会的理事。我接触了大量有爱心的企业家。
  他们总是能看到一些独特的角度,帮助这个世界变得更美好。
  我认识的一位企业家,他认为,大量优秀的学生,因为付不起学费,而上不了最好的大学,放弃学业,这是社会最大的损失。
  所以,他就捐赠(并且只捐赠),考上重点大学的贫困学生。
  我非常敬佩。
  我认识的另外一位企业家,他认为很多孩子带有先天心脏病来到世界上,不是他们的错。
  帮助他们活下去,给他们公平的机会赢得自己的人生,才是为社会做贡献。
  他捐赠了5万个孩子的手术。
  我非常敬佩。
  我前老板的老板的老板的老板,比尔·盖茨,用毕生财富成立了梅琳达·盖茨基金会,帮助第三世界国家的贫困问题,核燃料充分利用问题,艾滋病防治问题。
  而股神巴菲特呢?把钱捐给比尔·盖茨。
  我非常钦佩。
  企业家做慈善,除了钱之外,最大的价值,就是把“找根本解”的思路,带入了慈善。
  新冠病毒,给了整个人类一个措手不及。
  航天飞机已经把探索车派上了火星,而地球上的几十亿人,还在集体学习如何洗手。
  洗手,不是这个问题的根本解。
  王石用“全拿走”的态度,把万科的“企业股”一举全部捐给了清华大学,成立公共卫生与健康学院,用来培养公共卫生领域的人才。
  我知道,这是王石心中的“根本解”。
  我不知道王石赌得对不对。但我祝愿这个解题的思路,能够获得巨大成功。
  3.我只是代为领了奖
  2019年,一部叫做《攀登者》的电影上映,讲述1960年和1975年,中国登山队两次登顶珠峰的事迹。
  王石去看了这部电影。
  看完电影后,他对田朴珺说,大家记住的,都是最后登顶成功的英雄。
  但是,当时有一个人,他为了帮助其他队友,充当了人梯,而留在了下面。
  之后登山英雄们享受了很多光环,而这个人,则默默无闻。
  很多年前,王石就曾专门找到了那个人,一直通过各种办法,给他资助。直到这个人前些年过世。
  真正付出过的人,都应该获得回报。
  光环,不应该只属于登上领奖台的人。
  万科,或者王石,其实就是那个登顶成功的人。
  财富并不真的只属于站在领奖台上的我,而属于所有做出贡献的人。
  我只是代为领了奖。
  现在,我要把这些奖金和荣誉,还给这个社会。
  我听到这里,深为震撼。
  财富就是魔戒。
  当霍比特人不想拥有财富时,反而能够掌控财富。而你一旦窥视财富的力量,财富就能把你拉下深渊。
  1889年,美国巨富,钢铁大亨卡内基,发表了历史上最著名的文章之一:《财富的福音》。
  在这篇文章里,卡耐基说出了历史上最著名的话之一:
  在巨富中死去是一种耻辱。
  这句话影响了几代美国富豪。
  今天,需要救的其实不是瑞幸,而是一些瑞幸高管的内心。
  我们只是财富的保管者。我们并不拥有财富。
  我想,只有这样,那些内心才可以得救吧。
  最后的话
  今天,我并不拥有巨额财富。
  我没有见到魔戒。我也不知道,让我面对魔戒时,是不是能够经得起诱惑。
  我不知道,我是不是站着说话不腰疼。
  但是,我祝愿我自己,到了王石这个年龄,也能依然像今天一样,骑自行车上下班,坐地铁从机场回家,也能平静地认识到:
  我手上如果有些奖品,我只是那个代为领奖的人。
  泰戈尔说:翅膀坠上黄金的鸟儿,将无法飞翔。
  王石说:把翅膀上的黄金卸下来。让黄金用在最合适的地方。让我自由飞翔。
  在这个魔幻的2020,感谢王石。

上一篇
宋志平:好机制,胜过好管理
下一篇
宋志平:企业在选人方面,这三点尤其重要

相关阅读

©2016中国企业网
网页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