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宏观 > 深度

中国科技已经崛起?施一公:论文和科技实力是两回事

作者: 来源:中国企业网
发布时间:2020-09-06
中国科学院院士、西湖大学校长、清华大学原副校长施一公曾说了3次“很担心”,让他感到担心的,是目前科研的现状和科研评价的问题。

  “有些评论因此说,中国的科技实力已经超过美国了,我很担心。”
  “但这几个核心的科技评价指标——文章数量、论文引用率、杂志的影响因子--都可以人为地提高。我想大家知道我这句话的意思。”
  “目前中国的科研看起来很繁荣、很热闹,但是你如果静下心来,把中国的科研放到世界竞争的大格局里,站在科技发展的大视野上回望,就会发现:不管是基础研究的理论、还是在重大技术的突破,你能看得见的中国人有谁?似乎很难看见谁。原创性的理论极少有咱们的东西,技术领域更是这样。”

  在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上,中国科学院院士、西湖大学校长、清华大学原副校长施一公说了3次“很担心”,让他感到担心的,是目前科研的现状和科研评价的问题。
  “中国式科研”误国误民
  施一公在参与讨论《政府工作报告》时发现,过去5年里,国内有效发明专利拥有量增加了两倍,技术交易额翻了一番。“如果较真一点,假设国内有效发明专利从100增加到300,技术交易额从100变成了200,那么单个专利交易额其实是不增反降了,是5年前的66%。”施一公算了一笔账。
  这一数据折射出来的,是科技评价体系的问题。施一公称,在各个单位,不论是晋升还是考量绩效,都会把专利、发表文章、文章的引用数和文章所发表杂志的影响因子作为标准,而且这一风气愈演愈烈。

  “在中国,想‘做’核心的科技评价指标,是很容易的一件事”。施一公表示,“论文和科技实力是两回事,大家千万要分开。”
  某国立研究所所长曾在自述中表示,中国科研表面上看起来一片繁荣,实则深藏危机。
  我们的科学圈里有这样一个怪异的现状:当他(她)有创造力真正能做科研的时候,是在以利益化的方式在做科研;当他(她)做到功成名就,立马会反过来再去做一些真正的科学工作。但说实话,当人超过了五十岁,已经很难做出像样的成果了。
  所以还是知无畏、敢想敢做的年轻人最容易出成果。但是现在更多的年轻人,还必须像他(她)的老师一样这么走,因为假如你过早地去钻研真问题的话,你就会被淘汰。所以你要想早点功成名就,也得去复制你老师的模式--以最快的方式爬到山顶,然后在山顶上再去悟道。
  完善体制机制激活科研动力
  在上海举行的2018年浦江论坛中,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一鸣在演讲中分析称,我国创新激励的体制机制还不健全。“我国科技人员总量居世界前列,但高端领军人才仍然比较缺乏,创新型企业家数量有限。”
  他还指出,我国基础研究和原始创新能力不足,关键核心技术短板还比较明显。一些项目科技投入比较分散,产出效率不高。政府的科技经费投入因缺乏有效的统筹协调机制,创新链条上各环节的资金断裂与交叉重复并存,存在碎片化和低水平重复的现象。此外,我国科研开放创新还不足,对国际创新资源利用还不充分。
  王一鸣表示,上述问题的根源在体制机制,必须通过进一步深化改革、弥补制度短板、完善激励机制、优化创新体系、健全要素高效配置的新体制,营造有利于创新发展的制度和政策环境,“首先我们要探索赋予科研人员科技成果所有权,产权激励是最好的激励。同时加强基础研究和原始创新能力。只有提升原始创新能力,才能真正掌握主动权。”
  他还表示,提高科研效率,关键是要进一步理顺政府和市场在推动创新发展中的关系,政府主要在市场失灵的领域发挥作用,在企业无力和不愿意投入的环节增加投入。同时充分发挥市场机制配置创新资源的作用,市场更有效率的领域应该交给市场去做。
  在政府层面要进一步优化政府科技资源的配置方式,提高公共支出的利用效力。并扩大创新体系的开放度,促进创新要素跨境流动,有效利用国际创新资源。要放松对创新要素流动的管制,鼓励国外高端人才来华创新创业,放宽外籍高端创业人才办理签证和绿卡的限制,简化其创办科技型企业的审批,提高国家科技计划对外开放水平,促进跨国公司融入中国创新体系。
  中国科研能力突飞猛进
  这些年来,中国的教育和科研能力突飞猛进,可以说是如雨后春笋一般一夜崛起,不仅仅在互联网和人工智能领域惊艳全球,还在现代基建、航天、军工、生物、新能源等众多方面领跑世界。
  根据国际权威机构Nature发布的一期《2018年全球自然指数:科研城市》的排名数据显示,中国的科研能力以惊人的速度迅速攀升,连续数年以跳跃的方式冲击全球前100。
  在这份指数报告中,中国北京超越美国纽约,成为全球排名第一的科研城市,而中国上海也以其惊人的成绩超越法国巴黎,排名全球第七。这完全颠覆了传统的世界科技格局,也是第一次出现有欧美以外的国家同时多个城市闯入前10的情况,甚至是夺得了第一的宝座。
  而更值得注意的是,在“全球科研城市50强”中,中国占了10席。其中中国南京超越传统全球科研中心英国伦敦和新加坡,排名全球第12;武汉超越西方老牌城市德国柏林和英国牛津,排名全球第19。而除了北京、上海、南京和武汉外,进入前50的还有广州(第25)、香港(第26)、合肥(第27)、杭州(第33)、天津(第35)、长春(第42)。除此之外,另有12个中国城市排名在全球第51-100名之间也就是说,挺进前100名的中国城市,已经增长到了22个。
  总的来说,这一榜单基本上被中国和美国两个国家“霸榜”。而这一现象也被Nature官方绘制成了图片呈现出来:

  从上图中我们可以看见,世界已经形成了北美洲西部、北美洲东部、欧洲西部和亚洲东部这四大科研核心区,而美国东部、西部和中国中东部也已经形成“三足鼎立”的局面。这也意味着,未来这三个地区将形成强烈的竞争模式。

上一篇
日本三大金融控股集团产融结合启示录
下一篇
顾学明:推进更高水平开放是“十四五”时期的必然选择和关键之举

相关阅读

©2016中国企业网
网页版